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亞瑟王者之劍][亞瑟/比爾] 所見度

有靈感就寫了
希望腦洞可以撐下去
好喜歡亞瑟比爾啊啊啊啊啊啊
有的人名有點忘了…那隊長是傑克之眼還是鷹之眼(扶額
所以一些bug請見諒😂

有喜歡的先感謝(合掌)

1、目標待確認

肥鵝比爾,亞瑟知其名卻不知其人,亞瑟的同伴、鄰居街坊都看過肥鵝本人,有的或許聊過甚至合作,惟獨他沒見過。這也不是什麼大事,被喊為老大的日子,總有一兩個人沒注意上,正確說是不會造成威脅。

大多的事蹟都是從夥伴那聽來。

「比爾是個幽默的傢伙,噢我指的是肥鵝,前陣子碰到他的時候剛好在酒吧裡,他身邊圍繞一群人,正在賭博。」貝克從自家孩子手中接過啤酒,灌了一口。

「賭什麼…肥鵝說他可以從這邊,」他將酒杯放下,比出只有一顆人頭的距離,「將硬幣投到那邊的啤酒杯裡。」

「滿屋子人都在大笑,有個大漢從肥鵝背後拍了一掌,肥鵝就從椅子上滑下來,還一邊笑罵說『我等等投不進就要賠我一杯酒!』,亞瑟你知道嗎?那天在的人,當時笑到快斷氣了。」

亞瑟聽了也直笑。

「沒多久肥鵝就站起來了,他拿出硬幣,低頭盯著這邊的酒杯,就向上拋高,幾乎要撞到天花板了,大夥都瞧著。」

貝克拿了酒壺倒入亞瑟的酒杯。

「咚!就像這水聲一樣,將大家的笑容僵住,應該是直直垂落的硬幣掉進那邊的酒杯了。」

亞瑟挑了眉,大口喝下斟滿的酒:「他沒耍手段?」

「這麼多眼睛看著……還真沒有。肥鵝才抬起頭,烏溜溜的眼睛帶著驚喜說『哎?真的成功了?我還想說沒成就向大哥討您的酒,看來神這次賞我臉。』被點名的大漢才反應過來罵了一聲,大夥又笑又鬧說肥鵝運氣好,那天比爾把賭贏的酒都分給大家,還自貼不少,嗯我也分到了一杯。」

「怪人,難怪被叫肥鵝。」看似精明,實際有點呆又好宰,亞瑟下了這結論。

之後陸續聽到的事大多類似,大膽的行事,運氣似乎佔了大半,對人大方慷慨,在的地方一定有笑聲,但沒人小瞧過他。肥鵝混得生風得水,有時被叫上滑頭的肥鵝。

當然礙不上亞瑟,就不會刻意去關注對方。

所以亞瑟知道肥鵝是反抗軍一員時,震驚了一下就收下情緒,不是他冷靜,而是現在的情況只容許他這麼反應。他快速看了一眼躲在柱影下的肥鵝,精瘦的身材,銳利的目光…亞瑟嘴角抽動,是誰取這種容易誤解的稱號?

「對方受了傷——應該很好辨認。」鷹之眼邊說邊環顧沈寂的窯子,示意士兵去檢查每個人。

受傷?亞瑟不動聲色,眼神瞄向柱影後,他一向對鮮血味道敏銳,除非對方暗藏極深,或是傷口還沒漏出。他看到順著白皙骨感的手指滴落的血珠,看來肥鵝屬於前者,倒是有趣。

亞瑟深吸口氣,有點滿意聞到鏽味濃厚,對方傷口開始止不住了。他暗自舔唇,眼神晦暗不明,似在做什麼決定。

雷光之間,他伸出手將陰影處一直盯著他動靜的人揣出來。

比爾被突來的變數驚嚇到,腳步踉蹌,被用力揣著他手臂的青年拉近懷中,耳邊溫暖,青年玩味的聲音響起:「你在這不安全,抱歉不能讓你躲這。」

比爾感受到耳朵傳來濕潤感,他反應極快從對方腳上狠狠跺下,從懷中掙脫出,下一秒就被黑腿兵簇擁包圍了。

他被扣上手鍊時,那名青年—被喚為亞瑟,一副抱歉的模樣,眼裡的戲謔比爾卻看得十分清楚,彷彿在說那一腳如同被調戲的良家姑娘。

「你現在安全了。」亞瑟說。

比爾惡狠狠地瞪了亞瑟一眼,黑腿兵扯著繩子讓他向前離開,比爾心中發誓等他脫困,勢必要找這青年出口氣。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