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X戰警][EC] ELECTRIC-1

去年看完天啟後的腦洞,對X戰警有跟上電影時間…就是追這幾部前傳,老教授的只追過2或3吧,小時候看電視😂陪伴長大,老爸都會坐在旁邊一起看。

真的神作,即使看一點也好喜歡每個角色…之後要跟朋友去看金剛狼三了(躺平)

一開始也是為了寫肉啊,當我想寫肉文時,腦子就往理智線過去,看我要寫多久才有肉(抓頭)

世界觀算是拼拼湊湊理解來的,寫一寫就放著了…

原本放噗,搬過來這裡,差點找不到文囧~找時間要衝看電影再繼續寫。

-----

他最開始還會偷窺,咳,關心一下艾瑞克的生活,看那人遊走遠方,找到幸福的模樣,被喚做“亨利”,娶妻生子,是個可愛的女兒,不過僅僅至此。

「教授?你在忙嗎?」
急急地踏步聲和焦急的音調。

啊啊,學生們又闖禍了,他也很忙的呢。
手扶上輪子熟捻地轉動,朝奔馳而來的人前去,漸漸遠離背後緊閉的鐵銀色大門。

---
又過了多久的時間,校園越發熱鬧,翻修了幾次莊園才能容納全數。

這年來了強大的女孩,能力與他無異,但是怯懦又倔強的性格導致女孩無法順利掌控,其他同學漸漸表現出排擠和厭惡。

「怪物中的怪物,連自己都控制不好憑什麼得到教授喜愛!」
一名女孩將抱著書的紅髮女孩推向牆壁。

紅髮女孩低頭緊抱著書,長髮掩蓋如同紅色瀑布阻擋著生人。

「琴.葛雷!說妳呢,還不回話!」動手的女孩再次伸出手,將靠著牆瑟縮的琴,扯起那礙眼的紅髮。

其他圍觀的學生們訕笑聲起落。

被撩起頭髮的琴大大一顫,像是被驚醒的野獸,黯淡的眼睛瞪大,添上一股幽光。

「噁心,看什麼看啊!」抓著紅髮的女孩被琴的眼神嚇到,差點放開手,隨即又握緊扯了幾下,自尊心和厭惡壓過莫名的恐懼。

週圍響起了噓聲與謾罵,琴眼中的黑光隨著眼珠移動閃爍,她有嘗試也有努力,卻還是做不好;她試圖低調不引人注目,卻還是受到這種待遇。

心中燃起團團熱火從喉嚨蔓延,她不只聽到每個人說話的聲音,連同大家的情緒都能接收十分清楚。

最後琴只記得火焰劇烈燃燒,她放聲尖叫。

琴,醒醒,琴。

溫柔的語調,琴吃力地睜眼,模糊的影像漸漸清晰。

「教授……?」琴茫然瞧著,教授似乎帶著憂傷的情緒在看顧她。

但腦海和心靈流進來的卻是溫暖的關懷,也許是她想多了。

教授又張嘴:「睡吧琴,累了再多睡一會。」

她閉上眼安心入夢鄉。

看著女孩睡著,查爾斯無聲嘆息,纖長的手指輕揉額頭,頭,還有些疼。

他擅自將琴部分能力關起,下午的事件…他的確帶回一個太過強大的未來。

看著學生差點分解在眼前,還有琴幽暗憤怒的光火,他即時停止這一切,恢復正常。

在那憤怒的漩渦中他收到一絲的求救訊息,來自琴。

這種感覺並不陌生,那是在初次遇到艾瑞克就有的信息。

不信任、隨時能毀滅一切,卻像初生嬰兒懵懂,只能釋放情緒。

查爾斯在那混濁的情感中輕易地收到細微的善良。

有了艾瑞克的借鏡,他才能用更好的方式拯救琴。

「你總是如此自大,查爾斯,我不需要你的任何救贖幫助,對我而言根本是束縛。」

艾瑞克轉身離開,他也跟著轉身,輪子轉動,虛晃的影像敲打著心,他又想起艾瑞克拒絕的詞句。

自大嗎?他是。

---

又過了幾年,女孩出落美麗,被欺負的狀況也匿跡,學生來來去去。

「查爾斯,明天我會帶我弟來,他可是惹了大麻煩,不愧是我得意的弟弟。」法官語帶寵膩。

查爾斯能懂,他有個得意的妹妹,瑞雯,也是到處惹了不少“麻煩”。

查爾斯和法官相視而笑。

隔天他就笑不出來了,真的是親兄弟呢,眼睛和胸口的差別,哦他親愛的大樹掰。

法官痞笑看他,哎!

平靜的日子隨著巨樹倒塌宣告終結,夜晚湧出不平靜的震動,來源他非常清楚,孩子們都聚集在走廊上低聲談論。

「又來了,又是她。」

「噓,教授來了!」

「都回房間去,漢克幫我注意學生們,別讓他們靠近。」

被稱為漢克的野獸,正搓著眼鏡擦拭著,聽到他這麼說,連忙戴上急急點頭。

在他推著輪椅進入琴的房間時,漢克替他將門半掩上。

床上的女孩痛苦嚶吟,雙眉緊皺,大量的情緒衝擊他的腦海,鮮紅、毀滅,崩毀的世界。

琴!琴快醒醒!

快被淹沒的窒息感,使查爾斯急呼。

紅髮女孩尖叫著睜大雙眼,顫抖地說著:「我…我看到世界末日。」

查爾斯知道她才剛清醒,痛苦的神情悄悄換上溫柔的臉。

「這只是噩夢而已。」他說。

「但是這次不一樣,是真實的。」餘波尚存。

「當妳深信時,才會變成現實。」他加重語調。

琴緊繃的身子才逐漸放鬆,朱唇輕啟:「你說得對教授,可是你不瞭解閉上眼的恐懼!」

查爾斯嘴角勾起,帶著絲絲淺笑:「親愛的琴,我想我比任何人懂得這些感受。」

床上的女孩恍然,是啊,她怯怯地道歉,得到溫和的諒解,才緩緩閉上眼。

他退出房間,對上在外頭等候的野獸,滿臉寫著憂慮。

「我查了一下,這次震動的來源不在這,而是地球的另一端。」野獸點點頭。

「看來要調查了。」

查爾斯與漢克來到地下室,銀灰門滑開。

「好,來瞧瞧發生什麼事。」他戴上增幅器,這感覺久違了。

漢克在旁邊幫忙輸入座標,查爾斯心思不定,他好想看看某個人。

胡思被打斷,在充滿沙土的世界中,有一朵沒什麼變的花。

「莫伊洛。」他脫口說出,「她看起來…還是一樣。」

「莫伊洛?她在那裡做什麼,不管如何,代表事情不妙。」漢克疑問著,「查爾斯你是不是偷窺過幾次?」

「我剛好看過一次…也許兩次而已。」查爾斯心虛回答,他在看那人時,也曾偷偷看了看另一個他關心的人。

他對她是愧疚的,不願她被捲入他們這些非人的戰鬥。另一面,看到她,會想起那人懊悔心疼的臉龐,那使他更加心痛,於是他消除了她共存的記憶。

不見面,是他放手的祝福。

「那就去見見她吧。」泛黃的記憶翻騰,色彩鮮明,他有他的罪過,輪椅轉動。

「莫伊洛小姐還會認得你嗎,教授?」

行車間,野獸問著。

「我已經消除關於這些的記憶,讓她捲入不好,或許她會有熟悉感。」查爾斯看著車窗外流動的風景,從樹林、田園到都市,他與漢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上次來城市已經是十年前了。

驚心的記憶宛如轉頭就能看見,即使時間消逝還是鮮明如畫,他悄悄地勾起微笑,陷入回憶。

後半的路程漢克漸默,留給查爾斯獨思的空間。

車子停在大樓前方,查爾斯靠著漢克幫助跨越樓梯,他忍不住埋怨:「這世界需要對殘疾人士在好一點。」

「教授,會慢慢改變的。」漢克笑著搖頭,抱怨的查爾斯會讓人想起,他才是這群調皮鬼的大王,任性可愛。

「好了,順利到裡頭,不過大家都休息一會吧!」查爾斯呼了口氣,即便剛剛出力的人不是他。

他看著人來人往的課室,說出話後人群大腦接受信號,身體動作靜止,「抱歉了各位,不方便讓大夥知道我在裡面。」

他跟漢克互視,繼續往裡頭辦公室趨近,一推開門,一個姣好的身形被埋沒在雜亂的書桌後頭。

「妳好,打擾了。」

「嗷!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有客人,你…該不會是查爾斯教授?」

「妳…記得我?不,咳,妳認識我?」

查爾斯語帶驚訝,說出的話有些混亂,他看著眼前俏麗的人兒正慌亂地喬出桌面的空隙,雜物半掩笑容。

TBC

2017-03-04 /  标签 : X戰警EC歐美 5 3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