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勇維]eyes,nose,lips

上次寫的小料…算是ABO寫不完又想寫肉下的產物。

來吧吃肉吧大家!

Lofter一直不讓我發…用長微博😂

連結好像一直失效,改放圖片看看,請食用!



---




勝生勇利,23歲,其實有過交往經驗,但還是童貞。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大他四歲的現任對象?教練,他一直憧憬崇拜的傳奇選手,怎麼想都還是不真實,不管哪方面都遊刃有餘的感覺。  
  
與尤里比賽結束,發表了要在維克托帶領下前進,SNS上滿滿祝福。  
  
那晚他緊緊握著維克托的手,要求對方將時間都交給他,還有一堆模糊不清告白的話,整個人緊張到不停顫抖,連帶都有維克托與他一樣緊張的錯覺。  
  
勇利記得維克托說好啊,於是他執起手,在手背印上一吻,小心翼翼地摟住對方。  
  
隔天醒來時,維克托微壓在勇利身上,手指輕滑過他的臉頰說:「第一次跟別人睡一起什麼都沒發生呢。」  
  
勇利整個人羞紅驚彈起,連滾帶爬躲回房間,留下錯愕的維克托。  
  
「呼嗯……是我魅力不足嗎?」維克托嘟囔著,馬卡欽聽到主人不愉快的聲調走了過來,趴在主人腿上,維克托俯下身子抱著柔軟毛絨,身子染上藏不住的淡淡紅暈。  
  

  
接著他們像是忘卻了承諾,過著普通的教練選手生活,訓練、滑冰,吃飯睡覺,連牽手更沒有過。  
  
維克托非常不滿,甚至懷疑起被勇利告白這件事是不是他弄錯了,說起來,明明是勇利要求他來當教練,他出現時,勇利也是一臉驚愕……  
  
這是報應嗎?每次他都忘記與他人的約定,現在輪到自己了。  
  
場內滑冰的人似乎也很不順,筆直地滑過去,冰面劃出一橫,這時候該跳躍,就看著勇利滑到邊緣才一臉不對。  
  
勇利怯生生地往場邊望去,果不其然維克托十分不悅,雙手環肩,招牌笑容消失,朝勇利點了點頭,示意他過來。  

作為教練的維克托其實很魔鬼,嚴厲又很會唸,肉體跟精神聯合被轟炸。勇利搭在扶手上休憩,耳朵有一堆文字經過,日俄英三種語言交雜,痛苦倍增。  
  
「什麼,曲子還沒決定?!」結束教訓後,維克托問起勇利對自由滑的選曲方向,答案跟這陣子兩人狀態一樣,毫無進展。  
  
維克托有點心急,勇利比他想的更不願敞開心房,他脫口出:「這有什麼好猶豫的呢?想想與戀人的相處情況…」 
勇利聽到此腦中有斷裂的聲音,抬起的臉佈滿汗水混著怒容,發出不悅地回應:「啊啊?!」  
  
戀人的相處?瞧瞧他們倆絲毫無進展,第一晚被說什麼都沒做,還說跟別人一起睡什麼的;明明不是比賽前禁慾時刻,只能看心儀的人在眼前晃悠。真要讓他選不如選命運交響曲第一樂章:絕望。  
  
怒氣來得快,消逝也快,勇利注意到維克托面上顯出難過的情緒,他並不是想找對方吵架什麼的…還在慌亂想著如何道歉,就聽到維克托說:「是嘛,勇利沒有戀愛經驗。」  
  
笑容掛回維克托臉上,嘴裡吐出惡毒的花,這是維克托的方式。 

這些日子以來,勇利習慣了這樣的維克托,心裡偶爾會嚐到甜絲,也許他有被虐的傾向吧?  

但這時候聽起來,很痛。  
  
之後勇利用什麼表情顏面來面對維克托,他不清楚。勇利選擇了逃避。吃飯拒絕、出遊拒絕,滑冰訓練更乾脆翹掉。  
  
仔細回想那晚維克托,只是答應他做為教練的身份吧,「想到就覺得羞愧。」以及罪惡感,太自作多情了,勇利裹著棉被縮在床上,隔絕一切。   
  
房門口被用力地拉開,門口人堅決拖他出門,總是這樣呢,突來地闖入他的世界,維克托。  

  
天空一層灰蒙,平常最愛的湛藍,都抹上陰霾。  
  
兩人呆坐在沙灘邊,海鷗經過鳴叫,維克托才緩緩開口:「來這裡後,每天都能聽到海鷗的叫聲,讓我想起聖彼得堡,習以為常的周遭不會去注意,來這之後才變得如此清晰,我從沒想過會離開。」  
  
  
勇利望著鷗群,插嘴回說是黑尾鷗。  
這裡的海鷗是黑尾鷗,只出現在東亞一帶,不會出現在聖彼得堡,不該出現的,就是不會。  
  
  
沉默再次蔓延,船鳴、海風,一波波撥動勇利的情緒,維克托說這些是想家,還是後悔來到長津?  
  
憧憬的人相伴在身邊,這種美好滋味一旦嚐過,怎麼可能會願意放手。恐懼感升起,勇利打破靜默:「在底特律時,有個一直湊過來說話的女孩。當時我的夥伴出了意外,她想給我安慰,卻被我推開了,我只是…不喜歡別人走進我的內心。」  
  
「那我該怎麼做呢?」維克托語調溫柔,一一詢問他在勇利心中到底屬於什麼角色…家人、朋友…戀人?「如果是戀人,那還需要努力啊。」雖說不到情場無數,好歹算得意的,遇上勇利卻比初戀更困難呢。  
  
「維克托…就當維克托就好。」勇利不敢回答真正的答案:只屬於他的維克托。  

他不能再一股腦就認為對方有意思,這樣就好,他熟悉的維克托,就足以滿足,多的,都是奢望。 他伸出手對維克托說:「我不想讓維克托看到不夠好的自己…所以,我會努力用滑冰展現的!」  
  
「嗯,我們一起努力吧。」維克托牽住眼前的手,微微收攏,有股暖意從手心流進心口。  
  
  
即使這邊停滯,比賽歌曲還是得進行下去,勇利聯絡上披集,再轉介當初幫他作曲的那女孩,那天搞得像是三方會談。  
  
「桑雅☆好久不見,最近好嗎?」披集的訊息先出現在聊天室。  
  
「嗨,很好哦,披集呢^^?」桑雅沒多久就回訊。 
  
勇利覺得能聽到披集爽朗的笑聲,桑雅柔軟又溫和的聲音,恍惚回到了底特律的時光。  
  
「也很好呀—是說,桑雅還記得我的夥伴勝生勇利嗎?他現在回日本囉。」披集開始切入主要話題。  
  
「桑雅Hello,許久沒聯繫了。」勇利趕緊輸入訊息,文字顯得生硬。  

  
訊息就停滯了,十分鐘過去桑雅未讀,也沒任何消息。  
  
披集的個人視窗跳了出來:「勇利www你被討厭囉。」  
  
勇利在電腦前哀號,實在想打去罵披集兩句,幸災樂禍的損友,他耐住脾氣輸入:「桑雅有跟你說不想理我@@”?」  
  
「沒有啦~她去洗澡了www只是想揶揄你兩句呵呵。」  
  
勇利見此真的打去罵披集了。  
  
等桑雅回覆後,披集就先離開休息去,留下他們兩人,算是徹夜長談吧?勇利對桑雅道了歉,聊起目前的現況。  
  
「勇利真的很喜歡維克托選手呢^^在底特律時,你也是三句不離他的話題,比粉絲更厲害。」桑雅的文字訊息跳出。  
  
勇利趴在桌上,敲了三個單字Yes,就蓋起了筆電,是啊,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過,他一直、一直很愛維克托。  
  
清晨,勇利轉動僵直的脖子,從桌上慢慢抬起頭,他不知不覺就趴著睡著了。打開筆電,看到桑雅留的訊息是:很晚她要去休息,高興有再聯絡,改曲的事情會幫忙的。  
  
「太好了!」勇利忍不住歡呼,衝出房門要找維克托說好消息,卻發現人不在房內。  
  
「不會吧…現在才6點多,不可能已經去冰堡了吧?」他拿出手機滑開,就看到西郡留了訊息表示維克托在冰堡,早到他把鑰匙留給維克托就回去補眠了。  
  
「咦——怎麼會!」勇利慌忙地整理好裝備,嘴裡叼著吐司衝出門,手上多準備了維克托的早餐,媽媽說維恰沒吃就出門讓她十分煩憂。 

往常訓練的狀態,他該用跑的,現在就算了吧,幸好家裡有另一台腳踏車備用。  
  
一路趕到了冰堡,急驚風似地衝進去,也不管腳踏車倒在地上滾著孤單的車輪。維克托…維克托在哪?  
  
勇利知道維克托不會去哪,但整個人像得了禁斷症,焦慮、極度不安,看不到維克托的影響,對他來說已經這麼嚴重了嗎?他變得更貪心了。  
  

一踏到場邊,場內的人正悠閒地滑著步伐,優美的身影,輕微的氣流帶著銀髮飄動,一個轉身,對方發現了勇利,原本平靜的面容漾出笑容,眼裡的藍眸似乎閃著光芒,將勇利試圖壓下的心思狠狠地撕裂開,從骨子裡吶喊出獨佔的野獸。  
  
「勇利~難得你這麼早起。」維克托滑到出口處,獲得的是勇利滿懷的擁抱,雖然維克托疑惑地偏了偏頭,但,他喜歡。  
  
勇利牽著維克托的手,帶著人到外頭吃早餐,嘴裡忍不住碎唸早餐多重要什麼的,惹得維克托陣陣笑。  
  
樹下坐著兩人的身影,時候尚早,處於高處的冰堡風景視野不錯,宛若時光靜謐在這一刻。  
  
「勇利好像老媽子哦。」維克托坐咬了一口早餐含糊說著,不客氣打破氣氛。  
  
「是維克托你不注重健康。」勇利原本眼睛半闔,聽到維克托的控訴又清醒過來。  
  
「是、是,聽你的。」維克托湊近勇利,靠到勇利肩上咀嚼剩下的早點,瞅著遠方青青學子和準備上班的人潮,線條的運動似催眠,維克托瞇起眼睛打起瞌睡。  
  
被靠著的人本身矮一截,努力挺直身子,大氣都不敢喘,只希望依偎在自身的人兒能覺得舒適。  
  
微風拂來,樹葉悉疏摩娑,睡意襲上勇利眼皮,頭微側輕靠,兩個人姿勢正好互相卡著,就陷入睡眠。  
  
醒來是被西郡一家子吵醒的,三個小鬼頭拿著手機狂拍,連快門聲都不關。 

會吵到維克托的,勇利一臉陰鬱想著。  
  
「什麼嘛,感情很好啊你們。」西郡擺擺手,表示他阻止過自己孩子與妻子,便拖著親人進冰堡,他才不要待外頭當電燈泡。  
  
勇利看著他們進去,眼神收回時發現維克托醒了,對方眨眼,揚起頭看著,勇利感到身體起了微妙的反應,鼻腔和下身——這角度維克托太可愛。  
  
「咳,你覺得有睡飽的話,我們等下就進去練習吧。」勇利咳了幾聲,偏過頭,忍住低頭親吻的心思。  
  
「唔——」維克托瞄一眼勇利紅透的耳朵,嘴角泛起笑容,高舉雙手伸個懶腰,渾噩的腦袋開始正常運轉,「啊,勇利你這麼早來是有事情嗎?」  
  
維克托一向會比勇利早到冰堡,這次會那麼早單純睡不太著,他是不介意勇利晚點出現,那麼早代表有什麼事。  
  

「我都忘了!曲子的事情,對方說能重新編排!」勇利才想起最初的目的,顯得很雀躍。  
  
「那真是太好了。」維克托開心笑著,原來昨晚勇利房傳來女孩的嬉笑聲是這樣來的啊。    
  
「我們趕緊去練習,我希望維克托將你所有會的跳躍都教我!」勇利迫不及待,他既然說過不然維克托失望,就要做到。  
  
「會很累哦,但是我可不會手軟的。」「沒問題!」  

  
「呼啊,先暫停一下—」維克托撐在扶手上休息。  
  
「我們等下再來一次,拜託了。」勇利說著。  
  
「從以前就覺得,勇利你的體力真好。」維克托眼神直勾著勇利,說出來的話帶著曖昧。  
  
「欸?我就只有體力好而已啦。」把這當恭維的勇利,忙亂地回答。  
  
維克托低下頭無奈嘆息,童貞還真是… … 
不知道維克托心思的勇利,盯著維克托的髮旋,啊,有點不平,睡覺加上訓練的關係吧,平常柔順的頭髮看起來…「啊啊啊抱歉——想戳就…」勇利就動手了。  
  
不用抬頭就能感受到勇利語調中的驚慌,維克托愣住,紅暈爬滿整張臉,幸好髮絲都蓋住能透出的膚色。  
  
這種感覺很不妙。  
  
勇利對他的憧憬和愛,他總是半鬧地踏著步伐接近,想再更瞭解勇利,想再多接觸,而勇利卻不停地拒絕。  
他笑著等,等勇利踏出靠近的步伐,一個小豬成為王子的舞步;名為自信的魔法。  
  
勇利會出乎他意料,是將他吸引來的契機,勇利是一個敢於出擊的男子。  
  
「已經這麼危險了嗎?」他低喃。  
  
「NO,NO——Everything is Ok!!」得到更加驚慌的勇利  
  
從何時開始敞開心懷面對他的呢,勇利?  
  
他不可能問出口,只是覺得剛剛練習延續下來的心跳速度絲毫沒有減緩,1、2、3…13次,沒有停止的跡象。  
  
「受到萬點重擊了…!」他邊說邊倒在冰上,耳邊聽著勇利的道歉以及擔心他會感冒的話語。  
  
一邊覺得…冰得恰好,臉上的紅暈是否在消退了。  
  
「什麼嘛~就說感情很好的吧。」經過的西郡忍不住開口吐嘲,嘖嘖閃什麼閃,他也有老婆能放閃。  
  
兩人牽著腳踏車,並排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陽餘暉映在海面,光線有些刺眼,卻又覺得溫和,海鷗依舊鳴叫。  
  

冬候鳥待的時間長了,跟著氣候暖化改變,而有些事情也悄然改變。  

  
他們倆久違地一起泡溫泉,雖然是維克托半強迫勇利一起,大意是勇利讓他太操勞外加傷害,需要刷背按摩這些服務。  
  
回到家時已經滿晚了,以及平日的關係,溫泉沒幾人,勇利十分慶幸,他已經整個人紅透了。  
  
勇利正在幫維克托刷背,隔著毛巾也能感受到滑嫩的肌膚,偶爾手指還是會碰觸到,想整個撫上。  
最糟的是維克托時不時發出…舒服的聲音,放在胯下的毛巾都快遮不住了。最後他飛速跳進溫泉,才即時掩蓋。  
  
「勇利…你濺濕我了啦。」維克托臉上滑下水珠,眉頭皺起,不滿道。  
  
「啊,抱歉。」勇利想幫維克托臉擦乾,發現毛巾放在澡堂沒拿過來,心一橫,慢慢靠近維克托後用手拂去。指腹、臉龐,熱度在兩人間圍繞。他著了魔般,從額頭滑到下巴,劃過維克托喉結處,停在鎖骨。  
  
「勇利……」維克托用鼻音,撒嬌般喚著勇利的名字。  
  
勇利瞪大眼,三兩下轉成幫維克托按摩肩膀:「等下早點休息哦!我先回房間了!」說完馬上結束起身離開。  
  
速度之快,維克托不由得愣在原地,他再三思考他的魅力退到什麼程度去了! 
  
維克托靠在石圍上,繼續享受溫泉,一邊按撫身體,舒緩疲勞,以及剛剛勇利撩起的燥熱。再泡個幾分,他才回到更衣室,仔細擦乾身子,套上浴衣一碰一跳地往房間方向移動。  
  
不過他沒先回到房間,而是將耳朵貼在勇利門上聽動靜,結果是一片靜。  
連自慰都沒有嗎?維克托覺得失落,垂著頭回房間,躺在床上時濃濃的疲倦敲打眼皮,抱著馬卡欽陷入熟睡。  
  
至於另一頭房間內在做什麼呢?勇利頭靠在桌上,縮著身子一動也不動,他正努力將不安分的下腹消減,用意志的部分。  
  
禁慾過久,欽慕的人身影氣息,無時無刻圍繞周遭,今天根本最終一擊,想起那摩擦在肌膚的觸感…好不容易淡下去的又升起,勇利欲哭無淚,今天不用睡了。  
  
電腦螢幕傳來震動與音效,吸引勇利的注意,是桑雅傳來的?只放來一個連結,不會是病毒吧?  
  
下一則訊息剛好傳來:「勇利^^曲子改編好了,你在聽聽看有什麼問題吧,動腦過度超累*_*就不多聊先休息!」  
  
勇利覺得驚喜,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改制完成,連忙留言:「萬分感謝!以後有機會請讓我好好道謝,晚安。」  
  
文字輸入完畢,他馬上點開連結,檔案確認下載!戴上耳機點擊播放。  
  
第一個重音下去,緩與急的交錯,無法言喻的情感流入胸腔,隨著純粹清靈的鋼琴音推演,加入了鼓聲輕快地擊打,流暢的小提琴音,熱鬧合奏進行著,一個收,回歸單純的鋼琴音,勇利發覺自己站起來,腳跨出幾個動作,這是他要的……!  
  
他抱起筆電,推開房門,轉進維克托房間,跳到床上喊著:「維克托、維克托音樂做好了!」  
  
「唔?」維克托茫然望著,任由勇利將耳機戴上,音樂流瀉出,他漸漸地清醒,最後張大還帶點水氣的青藍眼眸,笑著說:「這個很棒呢!」  
  
「對吧~」勇利跪坐在一旁看著維克托的反應,感到十分滿意。  
  
「嗯嗯。」維克托報以微笑,身子往勇利傾過去,這時間突然醒來,裸睡的習慣讓他覺得有點冷,他開口,「勇利,抱抱。」  
  
「咦?」勇利傻愣地看著縮到他懷中的人,全裸著,原本遺忘的熱度瞬間回襲,他將筆電那些拋到一旁,雙手環住維克托。  
  
「還、還會冷嗎?」勇利詢問著,喉結滾動。 

「會哦,勇利要幫我取暖嗎~」維克托雙臂勾在勇利肩頸,像一隻銀色花紋的小貓兒,蹭著對方的脖子下巴。 

「維克托我,呃你,棉被再幫你拉高一點?」勇利結結巴巴,雙手中明明十分溫暖,卻僵直地無法動作,或是他捨不得離開。 

「噗-小豬答案錯囉,」維克托語帶淘氣,將勇利推向牆頭,坐到腿上,身子前傾,額頭抵著額頭,「再給你一次機會,答對會有......獎勵。」 

呼氣撲在勇利面頰,世界第一的男子,甜膩的言語,誘惑的陷阱。 

正確答案,嗎? 

勇利一手撫上維克托後杓,壓向自己,奪走對方氣息,朝思暮想的渴望。 

累積已久的釋放,唇上是粗野的吻,唇瓣狠狠地磨蹭,互不相讓,爭奪僅有呼吸的空間,滿腔卻都是對方的味道,融合著,啃咬著。



開車連結處





隔天勇利正式的跪坐道歉,一整天服伺著累到連眼皮都不願睜開的維克托。勇利卻是一直漾著笑容,真利姐看到時還以為勇利練習時撞壞腦子了。 

那時的他想著,神啊,請讓維克托所有的時間,都耗費在他身上吧。 

夜空劃下流星雨,乘載著願望墮落,實現後是一生一世。 

THE END 

#1 

「勇利超級~超級色,悶騷色狼呢!」在俄羅斯大賽時,維克托附和著米奇的話。 

「诶诶,維克托?!」勇利滿臉通紅,說不出話。 

「我就知道!你這個悶騷日本色狼!」米奇抱著妹妹凶狠說著。 

「你放心,勇利這份情色只會對我顯現出來。」維克托燦笑拍了拍米奇肩膀,環住勇利的手離開。 

「米奇,我是不是聽錯什麼?」「……薩拉,孩童不宜。」 

评论(10)
热度(70)
  1. 维勇Yuri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