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勇維] 傾蓋如故

突然就開了新腦洞,ABO的徹底難產(哭,過幾天放出上次寫的小料肉文。

就讓我開開在上海相遇的勇維吧,有想法就會努力寫出來的。

---

那年十二月,冬日,勝生勇利來到上海代表勝生家與季家見面。

到的那一天季家領著勇利和家僕,往他們家族旗下的餐館用餐,順便談生意。

「海底撈很好吃啊,就是…就是我個人不太愛。」紅紅的鼻頭皺了皺,季家大少爺稚氣的臉也皺成一團,忍不住埋怨。

「少爺——帶客人來時別這麼說,這是我們的迎賓之道,再者……老爺聽到會不開心的。」一旁的管家瞄了眼自家老爺的臉色,慌忙出口,後頭壓低聲音提醒著。

「沒事,天很冷,熱鍋我很喜歡,萬分感謝。」雖然不太懂,大概是年輕的少爺在鬧脾氣吧?勝生勇利想著,用蹩腳的中文打圓場。

再三的道歉和禮數,他們才踏進館內,店裡熙熙攘攘,寒冬季節裡顯得特別溫暖。

他們一路往二樓隱密的包廂前進,廂門一推開,勝生勇利看到裡頭一名銀髮男子吃得正歡,旁邊坐著金髮青年,臉帶陰霾。

「維克托…!上海的主人來了!」金髮青年用祖國的語言邊說邊撞了把銀髮男子。

「啊!嗨!Sorry我太餓就開動了,超好吃的。」維克托站起身放下手中餐具,不慌不忙地擦拭手乾淨,再舉起手等待。

「不客氣,維克托先生喜歡的話請繼續享用,不用多禮。」季家當家瞄了眼,淡淡地用英文流暢回應,便走向主位坐著。

旋在空中的手僵了僵,碧藍的眼眸轉向門口的黑髮青年。

「嗨,我是Victor,你是?」

「你好,我是從日本來的勝生勇利,Yuuri,請多指教。」勇利發覺維克托的眼神,也知道季家老爺不滿意的神情,卻還是走過去握住對方的手。

或許是室內溫暖或是吃得暖呼呼,與人冰冷外表相異,勇利感覺手中傳來的熱度。

眼前的人,手握起來柔軟,勇利不自覺輕捏幾下,耳邊聽到對方因為癢而吃笑的笑聲。
整個臉到身子都像是被燙到般,他將手抽回,和一句打擾了,往管家指引的位置移動入座。

對方絲毫不在意,跟著坐下和隔壁的金髮青年閒聊。

勇利眼睛閉了下,收回心神,轉過身向季家老爺賠罪,正式進入此行的主題。

過程中勇利自然得知那兩人也是來談生意,來自北方異國的食品商人,而季家早已答應向他們購買大部分的產品,目前來上海半個月了,似乎沒有離開的打算,暫時住在季家開的旅店。

勇利偶爾會被對方的陣陣歡笑吸引,明明是正常不過的男聲,卻如此動聽。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