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喬高、相對離

 @團子團團子 從作者這接了(掩

主題:大概小高就是嫉妒心很強佔有欲也很強,但是發難以後小喬跟他說:分開一陣子冷靜一下免得互相傷害 的時候,就會崩潰大哭的扯著小喬的腿。然後小喬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小高拉下褲鏈幫他吹,接著順勢就押著喬一凡騎乘位H了一晚

強制和解。

*病高注意,短暫的R18有

*元宵情人節快樂,喬高當第一發,對不起我沒撒糖(跪

---

正文

---

常會在夜中驚醒,看著房裡空著的床,高英杰緊抱棉被卻代替不了心中渴望的溫暖

 

想起早上查資料時跳出的廣告寫著,失去後才憶起幸福,高英杰淡笑了一聲,空蕩的房內只有他一人的聲音「沒有擁有過...哪來的失去?」

 

夢中夢,二度清醒

高英杰驚惶的看這旁邊的人,原本急促的喘息和顫抖才慢慢平息,還好、還在。

這樣反反覆覆也不是兩三次的事,即使他們在一起早超過一年。

 

某一場比賽後,他沒心思聽事後檢討,幸好隊長也放人出去散心

連行李都不收就趕去B市興欣所在處

說巧也不巧

整個興欣隊伍正準備去餐館吃飯

下了出租車的高英杰轉身,只看見身影背對著他的喬一帆

 

就如同他只能目送離開戰隊那樣

身子反應比大腦傳達命令還快,還在對條街的他衝了過去

在眾人面前抓著喬一帆就吻了下去

詫異的表情讓他無法忘懷,而一帆的表情在高英杰眼中更像是厭惡

想開口告白,但眼淚不停的掉落,鼻塞導致嘴只能大口呼吸

本來就瘦弱的他,是跑得太劇烈、這親吻太窒息還是打擊讓他哭得無法喘息,哪一個都不重要了

 

就這麼、昏過去吧。

 

雜吵的聲音令高英杰醒來

恍惚中瞧著擔憂的臉龐,啊…這是在微草嘛?

前一天練太晚,他總是睡得比較沉,而一帆就像這樣擔憂著、外頭嚷鬧著

「早安」高英杰覺得很開心,像往常抱著燦爛的微笑問候,這是只有喬一帆能瞧見的。

看著他的喬一帆愣了一會,才緩緩回了早安

兩人沉默了陣子,高英杰這下想起剛剛發生的一切

「我、那個」率先開口的是高英杰,算是回復平常模樣而支吾起來

斷斷續續、結結巴巴

到越後來乾脆又回歸沉默

重頭至尾喬一帆也只是直勾勾的看著他,一言不發

乾脆閉上眼,應該…沒望了,高英杰這麼想著,也不願面對

就像是他每次被回絕的關心

 

片刻

臉感受到一股溫暖

不敢睜眼、無法置信,再下一刻

觸感,是唇、脖子,和…

聲音,撩起的衣服、吸吮的水聲

嗅覺,是他日思夜想的一帆的身上香氣,及兩人交纏的味道

他在喬一帆的身下斷續著喘息,這是...幸福嗎?

 

早晨到來,他倆牽著手,頂著熊貓眼出房門

下樓吃飯才發現每個人也頂著紅紅的眼睛

「年輕人啊…」菸味飄過,讓高英杰臉紅了幾分

「吃早飯別抽菸,人家小倆口關你屁事」女聲怒喝

 

所以有時聞到菸味就會想起第一次,不過現在是半夜夢醒就會想起這段

從那次後的確是交往了

只是各自有各自的俱樂部得忙碌,每個月見上一兩次就很好,也該滿足

但…他更多時後覺得不安

所以天天得打上至少一通電話,簡訊更是照三餐傳

最初喬一帆還會很熱絡,隨著時間消逝,文字也跟著消逝

不信任,懷疑各種情緒逼的高英杰面對喬一帆時,無限的暴躁及任性。

 

路上不小心被粉絲碰上,喬一帆笑著回應時,他能不快樂個半天

電話一通沒接到,高英杰便開始鬧了起來,去了哪裡,做了什麼

他知道自己這樣很煩…但是

「英杰…別氣了好嘛」嘆息,求饒的語氣帶上更多的無奈,是爭吵的開端

如果有碰面,終點是喬一帆只能緊抱著抽泣著的高英杰

肌膚的碰觸讓他安心

或是電話那頭的喬一帆不停的道歉也能讓他放心

所以一次次的爭吵

一次次的退讓

兩人就維持這樣的模式過了一年

開始陷入白熱化

 

沉默、只有更多的沉默,面對這樣的高英杰,喬一帆開始選擇靜默

雖然還是會哄著他的小情人

但是彼此無語到一定程度時,高英杰便會自顧自的打圓場,拉著喬一帆要出去玩或是留在家溫存

或是反覆的情話以及自我哀怨

 

最後是喬一帆最不能忍受的,為什麼英杰要這麼貶責自己

他會這麼做或是減少回話是發覺、如果兩人無法溝通未來是無法進行的

即使在戀愛上喬一帆還是發揮他慣常的綜觀

但解法?不管怎樣的回話或是反應,都沒辦法解決

 

 

「我們問題出在哪我不知道…」睡夢中的喬一帆說出這樣的夢話

高英杰原本還陷入前面的回憶,瞬間被嚇個清醒

「什麼…這什麼意思?」顫抖的唇道出疑惑

一帆為什麼會這麼說,出了什麼問題?問題,原來他覺得我們彼此之間有問題嗎?

太多的疑問信息在高英杰腦中轉,心痛的感到缺氧,全身像在叫囂無數的痛楚,他咬住喬一帆的脖子,滑下了淚水

漸漸的施力,加重,就烙上屬於他的印記吧

被咬的人身軀開始掙扎,扭動,隨後驚慌的眼睜開,他被狠狠的推開

「高英杰你在幹什麼!」喬一帆邊抹了抹自己的脖子邊吼出,手掌攤開滿滿的血

「咳…」撞到牆壁的高英杰只能咳嗽,嘴邊的豔紅很是刺目

他覺得好累、好累,眼睛被淚水弄個模糊

「英杰你是怎麼了…」喬一帆見著,嘆氣後又是個無奈的詢問

喬一帆也覺得好累,每次見面只能吵架,像今天也是吵到英杰哭著睡著,他才在旁邊跟著睡去

「你別管我,不要吵我」靠在牆邊的人環抱起雙腿埋了進去,壓抑的聲音幽幽傳來,伴隨著斷續的哭泣聲,顫抖著

那怯生生的樣子令喬一帆又愛憐又恨

到底我們彼此...嗅著鮮血的味道,喬一帆覺得有瘋狂,想了想還是沒開口,兩人交往一年多了,還是撇不去欲言又止,甚至是藏在心裡更多的習慣

這也許就是問題所在吧?太過擔心對方的感受,那是否在更分開點會比較好

 

「英杰,英杰…」他試著叫喚,對方還是同樣的姿勢毫無反應

嘆息聲迴盪一種決心

「我們…分開一段時間吧,不然這樣下去」話未說完,高英杰大叫著不,著實讓他嚇到

「不!我不要,不要」高英杰抬起頭看著對方哭著更劇烈,滿臉的鼻水還是淚水都混著一起

「你冷靜一點…」喬一帆下了床要繞去高英杰那邊安撫對方

沒想到高英杰像是發了狂衝過來,邊喊著你不准走

「別走…我求、求你不要走,不要…」依舊是支支吾吾著但是人已經跪在地上抱著喬一帆的腿,兩人都沒辦法移動

 

「英杰你,哇啊!」還沒反應過來,喬一帆世界突然旋轉,他被高英杰推到了床上

 

「我不,不要你走,就像你離開的時候」講到這又是一陣鼻酸,眼淚又滴滴答答的落下,什麼解釋都沒有就走他不能接受,也不管什麼理由,只要離開了,他何時才能抓住對方

趁著喬一帆還沒意識到要起身,高英杰刷的就退下對方的褲子,臉貼上了內褲,裡頭溫暖的物體每次都在他體內進出,吞了吞口水。


再扯下內褲,靠近就舔含了起來,嘖嘖的水聲佈滿淫靡,還年輕的兩人各自都有反應,轉為碩大,高英杰見狀感到一陣開心,低頭含著就晃動起來,一手也握上自己套弄著

「等下…嗚!」喬一帆才開口想阻止,高英杰便一個深含,身體其實才剛睡醒,這麼一下就敏感的射出了

高英杰放開自己的,改為雙手張口接著喬一帆的精液,等陰莖抖動著全數吐出,滿滿的,「好多…」,想想他們又是一個月沒見了

沾滿精液的雙手往後頭伸去,高英杰哈啊幾聲,表情吃力的替自己放鬆,喬一帆從獲得快感的恍神到逐漸清醒,看見對方這麼做時又是個訝異

「我討厭這表情。」高英杰不悅,他也不等自己是否準備好,便爬上床一個跨開,對著還是硬挺的下體坐了下去

 

果然太勉強,他倒抽了口氣,眼淚又增加了幾分

他還是一點一點的坐了下去,只有肉體他才覺得真實,才綁著住對方

 

但真的太痛了,身體也開始覺得冰涼起來,忍不住的顫抖

高英杰在喬一帆的身上又再次哭泣,像最初他們第一次一樣皺眉、緊閉著雙眼

片刻

喬一帆慢慢的起身,舔了舔高英杰的臉,眼皮,唇

張開了口,濕軟的舌頭竄進來,舔吻繞轉著呼吸轉為急促

其中一人張開了眼,淚盈盈的眼讓另一人心疼

他抱著高英杰慢慢動起來

「英杰…我愛你啊英杰」,動作著,隨著一次的挺進,隨著哀悽的呻吟,喬一帆一次次的訴說著愛語

更大的擺動著,喬一帆低頭吻著,感受身下的人不住的顫抖,還有抱緊的雙手

「嗯…!」一個機靈,兩人便雙雙解放

喬一帆沒有離開對方的身體,他撫上高英杰的臉

「我一直、都不想讓你擔心」

不想讓你擔心,所以我自己面對,放開你的手

所以我選擇更上層樓,離去不願解釋

我沉默,認為這是溝通

原來一切只是種名為傷害的自以為

 

高英杰默默靠著對方的手,他是知道的

但是他總是這樣的任意妄為,希望的就是對方能永遠留在自己的身邊

就像當年還在微草時,關心卻選擇無視喬一帆的苦

只要能夠把他留在身邊

 

「永遠陪著你,英杰」不管你做了怎樣的行為

「嗯…。」請你一直包容我的任性

 

 

 

 

 

 

 

 --------------------------------------------------------------------

對不起我這個有病的英杰(掩面

但是我想在英杰的心中,總是做著被丟下的心理準備

才會一次次的無理取鬧

一帆,這是你自己寵出來的!(兇屁

希望有寫出我所想的XDDDD

還有開著主題的團子(掩面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