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我是勇維!!!

XD…覺得佔tag很不好意思又很想放,看到勇利戳下去那瞬間,想著維克托大概是一路滿臉通紅倒在地上不給勇利看吧。
就畫了,對我不會畫畫還是想畫(吶喊
上黑線只找到奇異筆我哭,還是謝謝路過經過看的人…!

放個小短文

「啊啊啊抱歉——想戳就…」

不用抬頭就能感受到勇利語調中的驚慌,維克托僵在那想著。
這種感覺很不妙,勇利對他的憧憬和愛,他總是以半鬧著、調侃。

27歲,一個過了25要接近30歲的年齡,在底線前他似乎還能任性,跑來教導後輩。被說是過家家時,他是不滿的,想再更瞭解勇利,想再多接觸,而勇利卻是不停地拒絕。

他笑著等,等勇利踏出靠近的步伐;一個小豬成為王子的舞步;名為自信的魔法。

勇利總是做出出乎他意料的舉動,這或許是將他吸引來的契機,勇利應該是一個敢於出擊的男子。

「已經這麼危險了嗎?」他低喃。

「NO,NO——Everything is Ok!!」

果不起然更加驚慌的勇利,維克托也感受到臉上的燥熱,大概滿臉通紅了吧?

從何時開始敞開心懷面對他的呢?勇利。

他不可能問出口,只是覺得剛剛練習延續下來的心跳速度絲毫沒有減緩,1、2、3…13次,沒有停止的跡象。

「受到萬點重擊了…!」他邊說邊倒在冰上,耳邊聽著勇利的道歉以及擔心他會感冒的話語。

一邊覺得…冰得恰好,臉上的紅暈是否在消退呢?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