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津睿、春陽-2

回首才發現我沒有正經的寫好過文章(掩面

不管如何大家有看的喜歡就好!謝謝!

---

夕陽餘暉,街道行人寥寥,兩人也參雜其中,正緩步走著,路上彼此無語,偶爾才聊上一兩句,似是享受相伴的時刻。

不久,言府宅門已入視線所及處,言豫津瞄了瞄身旁人,咳咳幾聲,自然地拉起蕭景睿的手往自宅邁步而去,表示道:「我已經遣人通知你家,說你會在我家過夜了。」

「我何時答應要去。」蕭景睿聲音淡然,仍任由豫津拉著他動。

「去,當然去!你現在一定有許多話想聊,再說,我爹要是看到你鐵定開心極了,就當孝敬老人家是不是。」言豫津唧唧喳喳。

「少拿言侯當藉口,而且見了開心的人明明是你。」蕭景睿搖頭。

「哎,景睿,你老這樣口是心非的,比姑娘們還不坦率,不過大丈夫直言不諱,這麼說吧,今夜就陪我渡過一番春宵……」後半句自蕭景睿耳邊響起,熱氣酥麻。

耳根攀紅,只罵個髒字,另一人聽得笑顏盈盈。


「爹,快瞧瞧我帶誰回來了!」一踏進院子,言豫津碰踏叫喊。

此時的言闕在側書房讀卷,品茶啜飲,他聽到自家兒子響亮的嗓門,不免輕聲嘆息,放下手中物後便起身往大廳前去,簾起:「豫津,爹有沒有講過要你別大呼小叫?」

「說過,孩兒知錯。」豫津抿嘴認錯,平常野放的性子回府就伏貼不少。

「言伯伯抱歉,這麼晚還來叨擾。」站在旁側的蕭景睿連忙向言闕揖手行禮。

「不打緊,景睿剛回來對吧?老夫知曉你有些疲倦,但幫老夫陪陪豫津,管束管束他,這孩子最近幾日可是想你想得極不安分。」言闕一雙細眼笑彎。

「你別聽我爹胡說,」言豫津覺得心臟快繃出來,「爹你不是有事要去蘇宅,就別留在這笑話我了!」

「唉,就教出你這不孝子,進門趕父親出去,也不怕讓景睿看笑話。」言侯笑著將球拋去給景睿。

「什麼?言伯伯這麼晚去蘇宅是……」蘇宅二字脫口而出,蕭景睿笑看令人稱羨的父子鬥嘴,霎時感到視野全白,又瞬間被拉回色彩,炫目之餘驚覺他說錯話,「失禮了,晚輩一時走神,請言侯勿見怪。」

言闕笑笑表示無礙,微瞇的眼睛瞧著依然低頭的蕭景睿,再看向自家小兒那慌亂的神情,心底瞭然——小津還尚未跟睿兒提及,他們在替梅長蘇做事。

睿兒這孩子確實令人心疼,畢竟與小津從小往來,他都看在眼裡,雙姓之子有著成倍的期許與努力,同樣造就苦往裡吞的性格,而小津這愛胡來的性子大概是…。

言闕微不可察地笑了,果然孩子都像爹,我們這對父子都同樣傻。

看來兩個小毛頭還有一段路得走走,不妨替他們丟枚炸彈,言闕緩緩開口:「既然如此,晚膳應該還未用過吧?你們倆吃就好,蘇先生商談的事要緊,我在蘇宅一起用就行。」


蕭景睿坐在言豫津的房裡,面前擺著食物,樣樣是他愛吃的,但他拿著筷子戳著菜,發著呆。

「嚎!我受不了你這死人樣,景睿!菜快被你戳爛,你再不吃,我就嘴對嘴餵你——。」言豫津本就沉不了悶,整個人都凌亂起來,他原本是打算等爹出門,就能和景睿共享獨處時光的……

言豫津是誰,此時不行動待何時,他決定將語言付諸動力,當他把一口菜叼在嘴上湊到景睿面前時,景睿突然說:「我昨日也見過蘇兄了。」

「唔,咳咳咳…!」嚇得嘴上的菜都猛烈倒吞下去。

「豫津你沒事吧?!」看到言豫津漲得豬肝色的臉,蕭景睿這才回過魂,慌忙地幫豫津順氣。

一陣手忙腳亂之後,兩人皆正襟危坐,默默地吃著飯,有事吃飽後再說,這是他倆共同的約定,才有力氣打架。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