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津睿、春陽-1

想寫下這兩個傻白甜,整個劇虐的滿嘴血渣時出現的砂糖二人組,雖然睿津組合很多很多,不知道為什麼更想看一下津睿。
我已做好被眾人砍死的準備(逆cp((

介於景睿從南楚回來時的故事。

---

初春午後,已有絲絲暖意,但若駐足於河邊,遇上風會覺得寒風透涼的日子。

「言公子出來晃晃啊!」「這邊有新出的點心可以來嚐幾口!」

如往常,言豫津走在市街上,手上扇子隨著招呼聲左搖右晃,臉上是招牌笑容,不時都有人朝他喊上幾句,親切可人的言公子。

今日的言豫津只是笑著,半句話沒回,沒多久,街上已無人敢在上前搭話。

一些較大膽的攤主瞧了瞧,努嘴細聲道:「不覺得言公子今天帶著一股怒氣嗎?」

圍在附近的路人齊齊看向漸遠的背影,個個點頭附議。

等到湖藍色的身影晃晃悠悠從眾人視線離開,寧靜一時的市集又再度喧譁,話題盡繞在言家公子為何心緒不佳。

春河冷光襯著岸邊零散的人們,而離熱鬧地稍遠的幾株尚冒春意樹旁,只見一人蹲著,是成為話題的言豫津,他嘟著嘴,愣愣地把玩手中的石子。

耳邊傳來嬉鬧聲,言豫津視線移向聲音處,原來附近有對小情人正玩著甩水瓢,笑跳著喊好。

他看了一會,嘴角勾起笑容,嘿的一聲站直身子,打算將石頭投擲出去。「哈秋!」冰風吹來,他無力投出,甩水瓢成了普通丟石子,咚咚地沉入水中,似反應他的心情。

「哎嘖亂糟糟的,都怪景睿這王八!」言豫津笑容不見,臉都皺成一團,嘴裡碎罵令他不開心的禍首。

「去你的,說誰是王八?」話從他後方響起,語氣帶滿了不贊同。

言豫津知道是誰,忍著想轉身就撲去的念頭,糾結的臉舒展了點,他挺直身子,往樹的方向走去,壓低聲音回道:「誰回話誰就是王八囉。」

聽到如此回答的人,傳出悶悶的笑聲,想笑又怕惹怒還在不愉快的對方。

言豫津靠著樹幹,聽著笑聲熟耳,眼睛有點酸,他皺皺鼻子吸了吸,表情逐漸恢復笑顏,他怎麼氣的起來,一向都是他更愛景睿不是?

他從樹後竄出身,挑著眉睜大眼瞪著,手捂著耳朵哼哼說:「還笑,再笑就不理你,還有我也不聽你在南楚的有趣事蹟,悶死你!」

講是這麼講,他仔細瞧著離開近一年的眼前人,去年的景睿臉色蒼白,隨時能被風吹散似的;而現在氣色很不錯,似乎吃的不賴,原本的消瘦沒了,不由得地,他覺得有些生氣。

「是是,給你這言大公子賠罪,別在皺眉頭了。」蕭景睿搖頭,步伐往前站到言豫津跟前,衣袖擺動,他伸手細撫著豫津的眉間。

「行,大人有大量,接受你的道歉。」臉上溫暖觸感,言豫津笑容開懷,五爪抓住眼前的手掌,拉到嘴邊啾啾幾下。

蕭景睿刷地臉紅,卻沒反彈,只是壓低姿勢,往前靠近幾分,寬大的衣袍覆住兩人牽著的手,語氣微慍:「光天化日下做什麼,也不注意點。」

「這種天氣來河邊的人很少,只有像我們這樣的傻夫夫才會來,你真擔心就在過來點!」言豫津不以為然,眼睛眨巴眨巴,樂瞧景睿紅紅的臉龐。

言豫津不容對方有任何反抗,空著的手從墨綠色外袍竄去,小狼爪往內滑住景睿的腰,半拖地將兩人的身子隱到樹後,若不從河對岸看是看不見他們二人的。

於是小浴巾狼手不安分。

蕭景睿比言豫津高了半顆頭,卻還是被紮實得擁入懷中,蕭景睿半困惑,試圖忽略腰上傳來的癢感,半感慨不愧是老愛往花柳巷去的言豫津,所練出的得意技能。

蕭景睿因為姿勢的關係微靠在對方的胸膛上,男體的溫暖讓他半瞇起眼,直到言豫津的手掌下滑,他視線低垂,才發現豫津是站在石頭上。

「哈哈哈!言公子的智慧令我刮目相看啊!」蕭景睿忍俊不住,大笑著。

「景睿你又取笑我,這是聰明、天才懂不懂!」言豫津停住手勢,雙手改成乖乖環住愛人的腰。

蕭景睿朗朗笑意,笑得沒辦法與豫津拌嘴,是的,他們會變,有些事卻不會變,友情、情意或是熟捻舉動,那不是一朝一夕能改的。

言豫津歪頭不解地看笑到要直不起腰的景睿,開口唸唸說著:「景睿你在南楚是不是吃到奇異的食物?笑成這樣我很擔心,雖然你能開心的就好,但是有問題一定要講給我聽啊 」

語畢,言豫津即使疑惑,還是露出燦爛的笑容。

樹下兩人一字一句逗著、笑著,寒風陣陣吹,翠綠枝葉沙沙擺動,春意悄來。

评论(1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