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魏琛,郵差你好-1

梗來自於一個噗友的日常,一開始只是聊為什麼郵差不把信送到樓上公司辦公室就歪了2333

原本想直接寫肉,不知不覺從頭寫了,肉可能下篇了(笑哭)

----

大廳裡站著國民級熟悉人物,綠制服的郵差大叔,常年在外奔波曬黝黑的臉,此時卻顯得滿面羞紅。

「所以說魏大哥,你為什麼不搭電梯上來我們辦公室?偶爾來來也好我還可以請你喝杯茶、吃個茶點吹個冷氣!」他面前朝氣蓬勃的小夥子叫著,身上掛著名牌:藍雨業務黃少天。

「咳……貨領完該回去上班了,別想打混摸魚!」被喚為魏大哥的魏琛郵差咳幾聲罵著,看眼前人還捨不得走,抬腿十足勁地踹向黃少天的屁股。

黃少天被踢痛嗷嗷叫罵後,只敢轉身就跑,魏大哥已經舉著郵差包準備砸過來了。

「混小子哪壺不提,懶得下來就說一聲,下次老子就寄放警衛室讓你們來收……老王你看屁!」

被點到名的王警衛瞄了一眼又低下,即使魏琛怒氣往他這衝來,他還是盡本分說:「說好幾次了老魏,這裡禁煙。」

魏琛正拿起煙盒,愣了愣,胡亂塞回口袋,他都忘了這兒已經不是他的地盤,伸手惱亂頭上的髮絲便走了出去。

外頭的天氣正好,一片蔚藍點上稀疏的雲朵,遮不住刺眼的陽光,但還是有夾雜著熱氣的微風吹撫著。

他瞇著眼感受夏末,拿出剛剛沒抽成的菸點上繼續製造空氣汙染,深吸一口後大大地吐出煙霧,一邊走回他的檔車,將安全帽扣在頭上後騎著車遠離閃著艷陽的大樓。

乘著風,魏琛心想,搭什麼鬼電梯,媽的!


----



「老魏你這麼早回來?」理貨人員獨自忙著捆包裹,聞到一股混著咖啡香又刺鼻的菸味,驚訝地開口。

「我們這小郵局是能送多少貨,大爺咻咻兩三下就送完了。」魏琛丟下側包,伸手拉了張椅子坐下,深深吁了口氣。

他臉上明顯有著疲憊感,卻還是不改得意的口氣,宛如是在外頭持續送件的年輕人同樣有活力。

理貨人員笑了笑沒答腔,確實與魏琛說的小郵局,貨少人也少,連等候的抽牌機都不需要,會來的民眾都取了小暱稱,一個一個都能點出來。

這種變樣的發配邊疆吧?心裡有數也不會有人點破。

魏琛見對方沒搭理,滑著椅子移到電腦前,把剩下的一下文書資料弄著等待下班。

他當郵差快接近十年,和其他人比起來還是小年輕,原本在鬧區的郵局裡當差,今年突然被調來這區,他離開了快十年而不曾踏入的地方。

「我出去抽個菸啊。」突然感到一陣煩躁,魏琛站起來朝同事比了比手勢,對方揮下手表示同意,他抓著菸盒從後門走出去。

外頭的天色以從天藍滑向橘黃,像是暗示什麼,嗤了一聲,點起菸靠在牆邊,晚風徐徐吹過帶著涼意。

「那邊的孤單老人借把火。」一道聲響傳來,含著戲謔的音調。

「你不也是?」魏琛低頭笑著,掏出打火機丟過去。

對方抬手接住,腳步渡到魏琛旁邊,將菸盒輕敲幾下,叼了根菸點燃,艷紅火光隨著吸氣發亮,呼出一口霧團糊掉光火,這才開口道:「老魏你好歹情願點。」

「呸你嫌什麼,我怎麼不知道老煙槍的葉修得了健忘症,」魏琛開口笑罵,看到葉修準備把打火機收進口袋,趕緊搶回來,「還兼做小偷?」

「不想浪費打火機的油啊,很窮的。」葉修一臉無辜眨巴眼。

「老小子學人裝什麼可愛。」魏琛張嘴做噁心狀,順便伸手巴葉修的頭。

「聽說你今天又不想把郵件送上樓啊?」葉修閃躲中丟了一句,令對方停下了動作。

「是那聒噪的小鬼頭出賣我對吧?明天他完蛋了,想想怎麼整少天那小子嘿嘿!」魏琛隨即轉移話題。

「你還是不打算見他,上次不是碰面了?」葉修又丟了一句。

魏琛尷尬笑了幾聲,連這個也被知道,忍不住問說:「你還聽說多少?」


葉修笑而不答。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