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落💒おめでとう

\歡迎與我聊天/
灣家阿花
PLURK常駐,有QQ
yuri on ice主勇維
X戰警EC,鐵血三日奧爾
殺戮跟蹤ing
全職主葉黃、喻魏、王江、周翔、喬高
瑯琊榜坑

可拆可逆其他通吃(無下限
文章都在這:)
感謝看的愉快的每一位

喻魏、不防備.1

响应喻魏群里的417活动,也恭贺 @偏執狂。 C子生日快乐!

原本想套入布袋戏剧情,只是剧情庞大到我无法驾驭(根本是自己来不及#)

最后选择了森本秀老师的《战栗情人不设防》里头警备队设定,很想照着队长与保镳的设定(太苏)但是没这能耐,所以改了很多2333不过还是会想办法塞进保护老魏的喻队。

忘了提有叶黃出沒,可能會有王江吧。

太爱他们能把爱的事物加在一起真的很爽,只是不知不觉就要变成写长篇啊…都写警备了,怎么可能没有刺激事件呢?! 

看完給個意見(跳

---

正文

 

  「都检查完了吗?」着了薄外套的男子对着爬在梯上的人问着,衣服上显示着警备队的字样。

  「呦,没问题,这时候该去吃饭了!」说话的人从梯子上一跃而下,少了外套的制服和在一旁等待的人相同。

  「魏教官你也年纪大了,别像个小伙子一样跳下来,很危险的,来,你的外套。」等着的人迎上前,将手上的外套交给他口中的魏教官。

  「谢啦!别,老夫早就不是教官了,现在的教官是老叶呢。文州,东西拿上,放回开发室就去餐厅吧。」魏琛接过后顺势穿上,虽然早就入春,但夜里还是微凉,他们这职业可不适合感冒。

  喻文州伸手压了下,梯子瞬间缩成像个工具箱,很轻松就能拿起,他感叹地看着,兴欣警备队的开发班,果然特别厉害,不过他们却替这工具取了个梯梯这名,至于是谁的杰作,在这待上几日他也很清楚。看着走在前头嚷着快跟上的魏琛,他苦笑了下,拎着梯梯迈步而去。

 

  「老魏你们检查的速度真慢,都干啥去了。」方锐端着盘子在一旁坐下。

  「呸,还不是你们管理室的没做好,害得外警班的需要一个个检查!」

  「够了够了,这样也能吵。」声音从餐厅门口传来,还带着几声教官好,来人正是叶修,脸上满是疲态,不过是因为他被迫戒了半天的烟。

  「喻文州,你觉得兴欣如何?」叶修先领了餐点,今天是红烧狮子肉,配上凉拌洋葱,适合开胃口又能补充体力的一餐,而后他端着餐盘走到喻文州旁边坐下,吃了几口饭问着。

  「和谐、冲劲,又很欢乐。」喻文州如实回答。

  「新的警备队就是这样对吧?就跟当年蓝雨一样。」魏琛在一旁插嘴,满脸笑嘻嘻的,只要想起蓝雨他就会这样。

  「是,是。」叶修报以回笑,也没说什么继续吃着饭,没办法抽烟让他更饿了。

  喻文州也仅是笑着,他没有开口说蓝雨也很好,只怕魏琛觉得自己离开了对蓝雨来说不痛不痒。

 

  这里是警备队,人民的守护者。

  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个警备队,不过因为地幅广大,就算有两三个警备队也不稀奇,至少在H市的兴欣和嘉世警备队就是如此。

  基本上警备队之间是没有任何冲突,同样为了保护人民往往乐于合作,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近年来各警备队为了资金问题冲突不断,而每年的警备展示竞技更是重点,因为关键到能否吸引赞助商。

  而兴欣是后期崛起,由原本在嘉世退役的叶教官一手建起,里头的种种一直是市民们茶余饭后的八卦。

  幸好在怎么争执也没出过大问题,依规定来说,外县市的资金赞助仅是30%剩余的才是当县市的,不过也造就当地警备队的冲突加烈,前阵子嘉世和兴欣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嘉世险些被解散,才让这场闹剧画下终点。

 

  身为蓝雨警备队的喻文州也是教官,他是特地前来研修,毕竟能重新踏回警备队站起,也实属不易。即使是因为叶修本身在H市就很有人望,在各县市也有一定的人气,他也带回了退役或是别市的队员,顿时声名大噪,当中还牵扯不少问题。

  這些他是从他们家的副队得知的,虽然听黄少讲了快一天的话有点头疼。

  其中那个退役的队员就是魏琛,蓝雨以前的魏教官,而每个警备队的带领人即是教官,底下在衍生出各室的室长,例如方锐是管理室的室长,而刚刚提到的开发室是名叫罗辑的副室长,非常年轻又才华洋溢,而室长是个叫包荣兴的,创意满点却是队上的头疼人物。

  至于魏琛,是外警班班长,其中又分为两种,一是在市区内巡逻;二是在警备队的外围巡逻。魏琛原先希望在市区组的,最被叶修一句你年纪大了,还不如留在队内可以吹冷气被强制留下,他们就是所谓的馆内组。

  还有零零种种的各班室,外派地点等,只是喻文州只来一个礼拜,不可能全部看完,只能以馆内为主,自然是跟着机动性强的魏琛走,加上两人是旧识也好照应。

  为什么不是跟在叶修教官身边?这是以后换黄少天副官来研修时这么问的,得到的只是呵呵两字回答。

 

  今天来兴欣警备队是第二天,队内融洽的气氛让喻文州也想起蓝雨,他原以为自己是不会有这类情绪的,没想到才第二天就怀念了。

  「文州啊,还习惯吗?」魏琛擦着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身上也只围着浴巾而散发着热气。

  「魏琛,你怎么不擦干再出来。」喻文州笑了下,接过魏琛手上的毛巾替他擦拭着,一时让他有点恍惚,像极了当年魏琛还在蓝雨的景象。

  不知魏琛是否也想起,两人顿时一阵沉默,最后是他率先开口:「咳,虽然晚上还是很凉啦,可是洗完澡很累啊,光着身子吹冷气多好,要不是你在老夫连浴巾都不用围。」他低头看着正擦着他腿上水滴的喻文州说着。

  「明明是魏教官以前教过我们不能这样,感冒会让警备兽抓走的。」喻文州呵呵笑起,那是魏琛在他们还在训练营时,最喜欢吓唬的故事。

  魏琛脸稍稍胀红,又是咳了几声,踹了站起来的喻文州的屁股:「去去,这种鸟故事你还记得,都当上教官了这样可不行,换你洗澡了快去!」

  「是的。」对方点点头,很乖顺地拿着衣物进了浴室。

 

  在警备队工作的人都是住在宿舍的,舍长与房间每年轮流一次,靠的是抽签的方式,也是队上最热闹的活动之一,毕竟要掌管整个宿舍和新的室友可是件重大的事件,而今年的舍长是莫凡,不过这些都是题外话了。

  每间房间都是两人住一间,魏琛原本是和方锐一间,因为喻文州来,所以方锐暂时搬去叶修那,因为教官都是自己一间,有空位能借宿。

 

  「这小子…更成熟了呢。」魏琛看着浴室门,若有所思的样子,叹了口气便穿起衣物,其实队员的退休年纪大概是50岁,而退休后通常是转入后勤帮忙,实际的退休时间是60,而且到那年纪还是来吓吓新人的还是一堆。

  像他和叶修早早退休不外乎是队上的一些原因,从资金的介入问题转而严重开始,警备队的队员常被当成商品推出让市民当英雄来吸引,可是相对的风险也提高,历年来的教官阵亡率也是高得吓人。

  叶修选择了低调才被迫提早退休,而他…他自己则是在一次展示赛中输给了喻文州,也早早地成为幕后,说是转幕后,实际上那时的他离开了G市,在别市的小小区当了警卫,反正也没人认得出他,过得也很快乐。只是看着电视里的恐怖行动层出不穷,让他心里一直有种想回去的渴望,很想在和队友们并肩作战。

  现在的他,也是叶修找到了他,魏琛还记得叶修问的那句:「你还愿意继续奋战吗?」

  所以他回来了,再次穿起制服执行守护,只是他的心思有时会飘回蓝雨,想念那里的一切,也想念那几个毛毛躁躁的小鬼头。

 

TBC


评论(16)
热度(26)